叫李林亲自出城迎接鲜卑使者而高句丽使者在下

 李林犹豫的说道“那么,按先生所说,咱们就跟高句丽和解,但是他们肯定会管我要本来答应他们的地盘啊?”
 
    王烈道“主公,这一会,我们既不与他们闹翻,也不与他们和解,现在辽东初平,我们需要休养生息,但是我们又不能太过软弱,我们既要让他们和和气气的回去,又要让他知道我们的厉害!”
 
    李林一听,眉毛一挑“哦?先生这是什么意思?”
 
    王烈道“某估计,不久以后这鲜卑,高句丽的使者必定会前来拜访主公,某请命,希望主公让某全权处理此事!”
 
    李林点点头道“好!我也有此意,就这么办了,先生全权处理,不用与我通报,若是有急事再来找我便是!”
 
    王烈笑道“呵呵,多谢主公信任。”
 
    李林笑了笑,心里美着‘嘿嘿,我才懒得管那些事情,我去哄我的宝贝儿子去喽!’。
 
    果然不出三日,就传来了鲜卑使者,高句丽使者纷纷前来襄平城拜访李林的消息。
 
    李林赶紧派许亮在玄莵迎接,而王烈则是去西安平迎接。
 
    有过一日,王烈给李林传来信件,叫李林亲自出城迎接鲜卑使者,而高句丽使者在下一日才会道,无需李林迎接,派侯宇去便是。
 
    李林心中纳闷,按理说,高句丽离自己这里比较近,而鲜卑距离自己较远,怎么还让鲜卑先到啊。
 
    第二日,李林身穿一袭白衣,现在李林还没有自己的官服,因为他压根就不是什么官,他讲个个郡的郡守之位都给自己的分配出去了,而自己也没有上表朝廷给自己什么官,邴原让他申请个将军什么的,瞎搞公孙瓒就是奋武将军,还是蓟侯,但是李林心中可是有着自己的小九九,自己要是封了官,那不是就被朝廷的枷锁给绑住了嘛,到时候让自己再进京什么的,现在那,当然要说到作战,呵呵,这些人不一定是太史慈手下的对手,血杀营那就更不用说了。
 
    李林缓缓嘴方方道“毕竟汉人不比胡人,从小便是在马背上生长,家就在马背上,若是他们从马背上下来,说不定还不必汉人呢!”
 
    方方听了李林的话,思索了一怎,忽然道“哦?公子,你是说要同化这些胡人,是他们融入汉人?”
 
    李林笑了笑“嘿嘿,聪明!”
 
    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