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使不要害怕此乃我家主公手下军侯

- 编辑:admin -

来使不要害怕此乃我家主公手下军侯

李林一听,脸上立即露出了为难的样子“这…………恐怕…………大哥,不是弟弟不愿意答应你,而是我真的是无力发兵,现在辽东初定,弟弟我刚刚能够自保,哪里有实力发兵高句丽啊!”
 
    尤纳威道“元杰,你能够热情款待我,我十分感谢,但是你也要知道,你们是假冒者公孙度的名义,欺骗了我主攻打高句丽,现在我主在高句丽和扶余之间僵持,耗费良多,这都是因为元杰你!”
 
    李林面不改色,道“大哥,虽然我利用公孙氏的名义欺骗了步度根,的那会死你也清楚,那个时候,鲜卑如果攻打高句丽的话,肯定能够得到巨大的好处,都是因为你主作战不利,又加上扶余的插手,才会变成的现在局面。”
 
    “这…………元杰,你…………”尤纳威心里也是明白,如果不是扶余插手,我鲜卑大军定会踏破丸都,消灭高句丽,何必现在僵持不下,想要退兵,又有一些舍不得了。
 
    李林笑道“呵呵,大哥我对你什么样子你又不是没有看出来,这大汉的官员,什么时候对你们这般的尊敬啊!所以说,我对你们的步度根大元帅是尊敬的,而我也知道,如果我出兵帮助你们,我也会得到一些好处,你们也会得到好处,但是我真心跟大哥说一句,我真的无能为力。”
 
    尤纳威道“难道元杰真的不发兵吗?”
 
    李林坚定的摇摇头,尤纳威咬咬牙“好!但是我希望元杰答应我们,也不出手帮助高句丽和扶余!”
 
    李林哈哈大笑道“哈哈,大哥,既然我管你叫大哥,就是说明我与你们现在是朋友,我答应你,不会发兵,不论是哪一方,我也没有能力发兵,大哥,请你相信我!”
 
    尤纳威点点头,“好!希望元杰不会食言,我走了!”
 
    李林一惊“诶!大哥你说你好不容易来一趟,走什么啊!来,今晚上咱们在好好喝一杯!”
 
    尤纳威一听又要喝酒,真是怕了,赶紧道“我还要跟我家元帅回报情况,希望元杰见谅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李林立即挥挥手道“来人,将我给我大哥,还有步度根大元帅准备的东西拿过来。”
 
    只见进来几个人,搬过来一帮礼物,李林对尤纳威道“来大哥,这是给你准备的,这是给你们元帅准备的,不是什么好东西,还望笑纳。”“这些东西在汉朝疆土里面不是什么好东西,但是在北方胡人之地,那可是稀罕物,步度根想要穿个绸缎可是费了大劲了。
 
    尤纳威也是爽快人,痛快的收下了东西,对李林道“元杰,这一会我没带来什么,等到我回去以后,肯定给你送过来东西,已做还礼!”
 
    “诶!咱们兄弟那里讲究这个,以后有时间就过来,咱们兄弟好好喝!”李林笑道。
 
    “呵呵…………”尤纳威是真是不愿意跟李林再喝了…………
 
    李林将尤纳威一行人送走,尤纳威邀请李林去鲜卑之地做客,李林看着尤纳威离去的背影笑道“呵呵,还让我去你们那里做客,万一我看上了你的地方怎么办?”
 
    嘟囔了一会,李林回头问方方道“西安平那边王烈办的怎么样了?来信了吗?”
 
    方方点点头道“刚刚王大人派人来报,高句丽那边一切安好,明日高句丽使者回来道襄平城。”
 
    李林道“嗯,吩咐侯宇,明日带领血杀出城相迎!”
 
    方方道“诺!”
 
    翌日在西安平通往襄平城的官道上,王烈昂首骑着白马,在前方,身后是一对兵马,王烈身边就是这一会高句丽王派来的使者。
 
    王烈这一会秉着装逼不上税的态度,对着高句丽王的使者理也不理,压根就没有把人家当做使者看待。
 
    众人在官道上走着,忽然看见眼前出现一对骑兵,正在往车队的方向疾驰而来,卷起一阵阵沙尘,一面白色大旗随风飘荡,血红色的血杀二字飞舞着。
 
    高句丽人哪里知道血杀的威名,高句丽的几个卫兵本来就神经紧张,一看有骑兵,赶紧就将刀拔了出来,王烈一看高句丽人这一副样子,面露不削。
 
    骑兵还在飞奔着靠近,压根没有停下的趋势,王烈的身边的使者一看“王大人,这是怎么回事,怎么会出现骑兵了?”
 
    王烈看都不看他,无所谓的笑道“呵呵呵,这估计是主公派人来迎接你的。”
 
    使者放下心来,过了一会,一看这一对骑兵还没有减速的架势,眼看着就要撞上车队了,使者惊叫道“王大人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这…………这…………”
 
 第七章 王烈的期望
 
    眼看着骑兵就要冲杀过来,血杀营都是一些什么人,还未到近前,就已经感受到了浓浓的杀气,高句丽人的马都是一阵嘶鸣,停滞不前,王烈气的乃是李林给准备的好马,一点反应没有。
 
    使者已经不敢上前,看着四周越来越浓的杀气,已经傻愣愣的呆住了,嘴里不停的嘟囔“王大人,王大人,这是…………这是怎么回事!啊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只见血杀营百余人,踏着沙尘飞奔而进,只见到了车队之前不足师傅“吁…………”一阵声音出来。
 
    只见骑兵纷纷挺住,十分整齐,队形都没有乱。
 
    为首一人正是侯宇,当然血杀营的盔甲之漏出来两只眼睛是看不出来了,侯宇道“可是王大人!”
 
    王大人拱拱手道“正是,可是侯军侯?”
 
    “正是!”侯宇答道。
 
    王大人对一旁已经吓傻的使者道“呵呵,来使不要害怕,此乃我家主公手下军侯,侯宇,是主公特意来迎接来使的!”
 
    使者呆呆的点点头,“呵呵,好好!李将军手下真是勇猛!”
 
    王烈笑道“来使客气了。”
 
    王烈一摆手,血杀营对付雁翅分开,将车队包围,侯宇策马回身,百余血杀一声不发,整齐划一,只露出来血腥的一双眼睛,目视前方,王烈一摆手喊道“行!”
 
    车队才在血杀的守护下前行,但是在李林的地盘上,怎么可能会让血杀营守护的理由,王烈叫李林派侯宇来就是要用血杀营的杀气,震慑住高句丽来使。
 
    不一会,车
    王烈出门一口赶紧找到了李林,李林还在逗着孩子,自大李林搞成来王八汤以后,刘颖天天喝,夜夜喝,终于下奶了,不仅下奶了,还不少。
 
    李平吃了自己亲妈的奶以后,果然不再瞎哭闹了,而且健健康康,长得也很快。
 
    “主公!”王烈到了李林面前下拜道。
 
    “哦?先生回来了?”李林一见王烈来了,将李平交给身边玉儿,摆了摆手,玉儿很是明白,默默的下去了。
 
    李林问道“怎么,高句丽那边的让你来了?”
 
    王烈点点头“是,已经被我带进了客房。”
 
    李林很是疑惑王烈给自己定的几次,问道“先生,你让我十分热情的与鲜卑使者套近乎,称兄道弟的,怎么要我对高句丽使者这么冷淡,不理不睬的啊?”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