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账本将世家家主传递将自己所捐的金额一一

“呵呵呵,来徐大人,喝!”在李林赐给的徐邈的府上,今日张灯结彩,人声鼎沸,徐邈宴请了城中42为世家家主,纷纷到齐,席上,众人都是十分给徐邈面子,都来敬酒,徐邈也是一一接下,府内一团和气荣荣。
 
    “呵呵,徐大人,车外面的礼品上面都有我们的名帖,还希望徐大人笑纳啊!”带头人王老爷对徐邈客气道。
 
    徐邈点点头,笑道“呵呵,各位家主真是客气,主公委以重任,还希望各位家主支持啊!”
 
    说完这句话,府内空气忽然紧张起来,徐邈又笑道“呵呵,各位大人不必紧张,这襄平城虽然在我主公之中不假,但是还是要凭借各位家主的合作才能安定、繁荣,只有各位家主与我家主公倾城合作,襄平城定能永远繁荣昌盛!”
 
    众家主纷纷大笑起来“哈哈,那是肯定,徐大人来!干!”
 
    府内众人杯盏交错,又恢复了一团和气的样子,众人一直聊到深夜,也没有谈商会的事情,徐邈晃晃悠悠的将众家主送走。
 
    等到所有人走后,本来已经醉眼迷离的徐邈,忽然面色一正,目漏精光,原来徐邈一直在装醉,一旁下人疑惑道“大人,咱们本来不是要让这些世家家主参加商会吗?你怎么陪他们喝了半天酒啊?”
 
    徐邈眯着眼睛没有回答,走到各位世家家主送的礼物之前,翻开几个,呵呵笑道“这些人好大的手笔啊,难道他们生意这么赚钱吗?”徐邈其实这一会只是要这些世家大户先做和解,是他们放松警惕,保持着襄平城的稳定,真用怎样的办法顺理成章的惩治他们,徐邈还真没有太好的办法。
 
    一边下人道“呵呵,当然赚钱了,这些世家啊,不仅有生意,还有大片大片的土地啊,每一年的地租便是不少啊!”
 
    徐邈一听,来了精神“哦?他们的地不少?有没有侵占别家土地啊?”
 
    下人道“呵呵,大人,他们根本就不是侵占,而是抢占啊!就他们这帮人,都是想法设法得到土地,没有一个人的底子是干净的!”
 
    徐邈笑了笑“呵呵,这一会,他们就有理由死了!”说完,徐邈大笑着回到卧房一头栽倒在床上睡着了。
 
    一旁的下人听了徐邈的话云里雾里的,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家大人说的醉话。
 
    第二天,各个世家的店铺果然很给面子的开张了,城中百信的压力立即缓解,而徐邈隔了几日又是宴请众位家主,众位家主也是纷纷到场。
 
    “呵呵,几日某邀请大家来,就是因为我家家主所托重任…………”徐邈对着众人道。
 
    在徐邈这一主桌上,坐着城中实力最大的四个世家,王李钱刘,四位家主面面相觑,互相眼神交流,王老爷问道“徐大人说的可是商会之事?”
 
    徐邈笑着摆摆手,“呵呵,各位家主想错了,这回是我军现今粮饷,物资紧缺,所以希望各位家主能够帮助,我在这里替我家主公谢过了!”
 
    众位家主这才把心放下,但是他们一听要自己捐粮饷,心中就更加不情愿了。
 
    钱老爷本命钱多,是著名的一毛不拔,衣服哭丧着脸对徐邈道“徐大人啊…………现在我们其实也不好过啊,又逢灾祸之年,我们这些做生意的,能够活下来都不错了,还哪里有能力捐献给朝廷啊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钱老爷还没有说完,王老爷赶紧制止,道“诶…………钱老爷,支持朝廷,乃是我等世家之本分,虽然现在连年灾祸,但是我等也要倾全身之力,支持啊!这样吧…………老夫捐一千金!”
 
    钱老爷十分诧异的看着王老爷,但是有一回想,上一会商会之事,已经博了李林和徐邈的面子,这一会人家开口,自己在不给面子,是不是就太不好了,要人人家真的是急眼了,自己肯定也是不好受啊!
 
    钱老爷点点头,“好!王老爷所言极是,我捐五百金!”
 
    “我捐一百…………我捐五十…………”众位世家家主纷纷响应,徐邈拿过来一个账本将世家家主传递,将自己所捐的金额一一记下,然后又传到了徐邈的手里。
 
    徐邈看着账本上的数目,笑着站起身,走到了众位家主送来的礼品钱,翻了翻礼品,有看了看账本,徐邈忽然面色一正,指了指礼品“这些,是你们给我的。”有举起来手里的账本“这些是你们给大汉朝
    众人皆惊,王老爷道“徐大人,你…………你这是何意?”
 
    徐邈面色不变,又回到了座位上,举起手里的酒杯一饮而尽,幽幽说道“今日,我希望众位家主将你们该给的都给我吐出来!”然后狠狠的放下酒杯。
 
    众人脸色各有所异,主桌上四位家主面面相觑,王老爷,忽然讥笑出来“徐大人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 
    徐邈轻巧道“呵呵,你们还没有听出来吗?今日,我要你们知道,这个地方是谁做主!”说罢,将手里酒杯一摔,只见四面冲出来百余黑甲士兵,将所有的出口封住,众位家主一看纷纷惊叫了出来,在一看黑甲士兵的胸口上,标注这明晃晃的两个大字——血杀,立即吓尿了裤子,有好几个胆子小的已经瘫坐到了地上,或是躲到了桌下。
 
    王老爷面不改色,眯着眼睛对徐邈道“呵呵,徐大人,你这是要威胁我们?你威胁我们?你有这个能力吗?就算是你的主子,李林有这个能力吗?难道你想杀了我们,你敢吗?你又能杀我们吗?有我们在,襄平城才在!没了我们,前几日你不会看不到结果吧?再说,我们犯了哪条王法啦?难道这些兵还能抓我不成?”
 
    徐邈默默的给自己倒上一杯酒,又是一饮而尽,忽然一回头,双眼通红的瞪着王老爷,阴狠的说道“你看我敢不敢!”
 
    说完这句话,一边一个血杀营士兵立即上前,掏出匕首,瞬割开了王老爷的喉咙,一时间王老爷的献血如同喷泉一般,喷涌而出,溅到来徐邈的脸上,溅到了满桌的饭菜,也溅到了其他几个家主的脸上。
 
    众人大惊,钱老爷胆子大,站起身恶狠狠的指着徐邈,大叫道“徐邈,你这是…………这是何意?”
 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